第四十一章 过于“烫口”

小说: 听说老板要撩我 作者: 梁初夏 字数:2023

  当天晚上,温少辰再次来到了李时哲住的地方。

  他现在院子里面仔细地端模着,发现葡萄藤遮住了下面的石凳石桌,可以在晴天时起到遮阳作用。而这里的房子是木质的,像是新盖的,空中飘扬的尘埃的味道忽隐忽现,屋内灯火通明,屋外宁静致远,还真是一个居住圣地。

  来自厨房的香气扑鼻,温少辰去到厨房,听到李时哲说:“老板,最后一个菜就好了,你去石凳那里等我一下。”

  原来那里是吃饭的地方。

  温少辰自顾自地走了出去,拿手撑个脸,目光放远,似乎在想什么事情,当李时哲在他面前都没有发觉。

  “老板,老板,吃饭了。”

  李时哲叫了温少辰两声,他才反应过来,“嗯,你这厨艺还不错,菜的味道很香,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温少辰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李时哲,李时哲愣住了,忍不住吐槽:

  居然嫌弃我的厨艺,你都没吃呢!嫌弃干嘛叫我做饭给你吃啊!

  李时哲有些不服气地自顾自地吃了起来,完全不在意旁边的温少辰,温少辰有些不知所措,只好沉默地吃上了。

  “咳咳,好辣啊!水……水。”温少辰刚吃下第一口就有些不舒服,他忘记跟李时哲说他一点辣都不能吃了,这真的是害人害己啊!

  李时哲连忙递水给他,要不然等下他就倒霉了。

  不过温少辰没有跟他说他不能吃辣啊,而且他还特意按照自己的想法,全部放辣,目的就是乖乖听温少辰的话。

  “老板,你不能吃辣啊?”

  温少辰缓解一点后,“我忘记跟你说了,我辣椒吃不了,你这辣椒太辣了。”他瞅了瞅桌上的菜,发现全部是辣的,他都怀疑李时哲是故意在整蛊他,要不然怎么跟着他对着干呢?

  “好吧,这么美味的东西你尝不到了。”李时哲略有些失望地说,他作为一个南方人,可是一点都不怕辣的,可是他记得温少辰也是南方人啊?

  温少辰再次拿起白开水喝了两口,这辣椒太烫口了。

  温少辰解辣后,拿起筷子准备尝试那条看起来不怎么辣的鱼的时候却被李时哲阻止了,“老板,实不相瞒,看起来不辣的往往是最辣的,你确定要吃吗?”

  听到李时哲的这句话,他默默地放下了筷子,沉不住气开口:“这就是你请我吃的饭?”温少辰有些被气到,可是他不能生气,他要忍住。

  李时哲一脸无辜地看着温少辰,有些委屈地说:“你自己说按照我的想法来的,而且我也问你了,有没有什么忌口的,你说没有。”最后,李时哲还摊了摊手,表示无辜。

  “算了。”温少辰吃了瘪,毕竟是自己被喜悦冲昏了头脑,所以现在就让自己遭罪。

  李时哲拍了拍温少辰的肩膀,很大方地说:“放心,我再给你煮一些,你等我一下就好。”说完,李时哲就跑进了厨房里面,他可不能让这位活阎王饿着,要不然他小命不保。

  李时哲刚进厨房,温少辰就接到了温少闻打过来的电话,“喂!怎么了?”

  还在那头工作的温少闻不免问了一句,“哥,你们去旅游怎么不带上我,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忙里忙外的。”

  温少辰沉默,他该不该把今天查到的事情告诉温少闻呢?还是继续瞒下去呢?

  “哥,你在听吗?”温少闻没听到电话那头的温少辰说话,以为他挂了,但是显示通话中啊。

  温少辰反应过来,“我在想一些事情,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挂了。”他想了想,还是先别说,要不然肯定会引起矛盾的,到那时候解释不清了。

  “喂,哥,你这样真的是没把你亲弟弟放在心上耶!”气得温少闻出大招了,温少辰依旧无动于衷。

  “好了,你还没玩够吗?回去再说。”

  温少辰没有给他任何机会就把电话给挂了,他可不想继续听他废话下去,无非就是一些抱怨的话,要不然也不会叽叽喳喳这么久,也难怪,温少闻生性散漫惯了,突然让他去处理公司的事情肯定不是很乐意。

  刚挂电话,温少辰就看到了梁秘书发过来的信息,他走的时候都没和李时哲说一声,李时哲端着菜出来的时候已经不见温少辰的身影了,他放下东西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温少辰。

  可是他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没有人接,他发了好多条信息过去也没有人回,他只好跑去旅馆看看。

  “怎么了?你们去哪里啊?”

  李时哲刚到旅馆门口就看到温少辰公司的员工收拾东西进车子里面,他上前去问了一句。

  那个员工急急忙忙地说:“我们有个同事出去玩的时候出车祸了,现在已经转移到市医院抢救了,老板让我们全部赶回去工作,因为公司出事了。”

  “让开一点,别挡路。”

  李时哲愣了一下,又出事了?

  他转头去找温少辰,可是都没有看到那个万丈光芒的人,有的也只是他们公司的员工急急忙忙的身影。

  李时哲进到旅馆里面,前台的人恭恭敬敬跟他说:“老板,温总说下次在和你一起吃饭,他有事就先回去了。”

  “我知道了。”

  说不失望是假的,好不容易有一个休假的机会既然进行到一半就要回去了,也不知道哪个出车祸的员工怎么样了,他会不会受到牵连呢?

  还是说,他这一次需要帮忙呢?

  “林烨欣,马上给我过来。”温少闻要被气死了,直接一个电话轰炸正在睡觉的人,他已经有十几年没有拨打这个熟悉的号码了。

  接到电话的那个人立马清醒,他再次看了看显示联系人是谁,确认了好几次是“温少闻”这三个大字,他吓了一跳。

  “你发什么神经?”

  既然人家都吼过来了,凭什么他不可以吼回去?不过十几年没有联系的人还能保持原来的号码,还真是可笑。

  原来他们还是那副样子啊,变了吗?

  好像没有,又好像变了,变得陌生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